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麋鹿回归故土30周年

2019-04-15 13:25

  十五世贝福特公爵向父亲的雕像献花,他不仅相貌酷似父亲,也继承了保护麋鹿的家族传统

  30年间,南海子的麋鹿从22头繁衍到170余头,全国的种群数量也达到3000余头。公爵在参观时听到这个数字十分欣慰

  见到陌生人来,成年麋鹿都“避而远之”。一些胆子大的小鹿倒不在乎,它们凑到公爵身旁吃草料,任他抚摸背上的绒毛

  千龙-法晚联合报道 麋鹿俗称四不像,是我国一级保护动物。这个物种曾在中国灭绝80余年,后来在英国十四世贝福特公爵的帮助下,得以重回它最后消失的地方北京南海子公园。

  今年是麋鹿回归故土30周年,11月15日,十五世贝福特公爵来到南海子公园的麋鹿苑,探望这些由先祖从各地收购,又由他父亲送回来的珍稀动物。听说南海子的麋鹿数量已从30年前的22头繁衍到170余头,全国的种群数量已达3000头,公爵表示非常欣慰。

  法晚记者了解到,前天,十五世贝福特公爵来到麋鹿苑,在他父亲的雕像前献上一捧秋菊,驻足凝视良久。他回忆说,当年父亲将麋鹿送回中国时,他还是个翩翩少年。受家族影响,他也有很深的中国情结,并与麋鹿结下不解之缘,这已是他第三次到访麋鹿苑。

  在参观了科普楼的展览后,公爵走进饲养区亲手喂食麋鹿。成群的麋鹿知道是“饭点儿”到了,便都往“食堂”围过来。一些胆子大的小鹿还凑到公爵身旁,任他抚摸背上的绒毛。

  麋鹿苑负责人郭耕向法晚记者介绍,麋鹿原来生活在长江中下游,由于气候变化和人为因素,在汉朝末年就近乎绝种。元朝时,残余的麋鹿被运到北京饲养。到清末时,只剩南海子皇家猎苑内的200多头。

  一位法国传教士在北京看到麋鹿,将这种充满神秘色彩的动物介绍到西方。随后德、英等国先后到南海子引进麋鹿。由于国外是圈养麋鹿,近亲繁殖导致数量越来越少。1900年八国联军毁坏皇家猎苑,南海子的麋鹿也宣告灭亡。

  郭耕提到,是第十一世贝福特公爵让麋鹿绝处逢生。1894年到1901年,公爵花重金从各地收购了18头麋鹿,饲养在家族的庄园乌邦寺内。由于来源不同、血缘多样,这些麋鹿的数量逐渐增长,到二战前已达到200多头。

  第十四世贝福特公爵响应动物学家的呼吁,让麋鹿回归故土。1985年8月,22头麋鹿乘飞机抵达北京,被送至南海子公园。这个在中国灭绝80余年的物种得以重生。

  郭耕在麋鹿苑工作了20年,他在饲养中发现了一些问题。“以前这儿麋鹿最多的时候有200多头。”他说,但苑内面积有限,没有控制的麋鹿几乎啃光了地上的草,造成土地沙化。

  法晚记者了解到, 到2000年前后,公园的垃圾污染严重,每年都有麋鹿因误食塑料袋而死亡。“解剖以后发现,麋鹿的食道都被塑料袋堵住了!”郭耕说,当时的惨状让他和同事十分痛心。后来政府出资将南海子还原成湿地公园,麋鹿的生存环境才逐渐改善。

  郭耕提到,如果麋鹿没有节制地繁衍下去,可能会给湿地环境带来威胁。“所以在改善麋鹿生存环境的同时,也要将它们还给自然,接受自然的选择。”他介绍,麋鹿回归的30年间,南海子累计向全国各地输出麋鹿400多头,“全国34个地方都有北京送去的麋鹿”。

  目前南海子的麋鹿数量已从30年前的22头繁衍到170余头,全国的种群数量达到3000余头。“公爵听到这些数字表示很欣慰”。郭耕说。

 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(IUCN)《物种重引进指南》中确认,麋鹿重引进是全世界138个物种重引进项目中15个成功者之一,而麋鹿也是中国三项重引进项目(麋鹿、普氏野马、赛加羚羊)中最成功的一个。

  郭耕认为,麋鹿不仅仅实现了从国外到国内的回归,也实现了从人工繁育到自然繁衍的回归。目前江苏大丰麋鹿国家自然保护区和湖北麋鹿自然保护区,是我国麋鹿种群的主要分布地。

  在这些地方,麋鹿自由地在保护区内觅食生存、繁衍后代。“我前不久去了趟江苏大丰,看到麋鹿在湿地内漫步,丹顶鹤在一旁翩翩起舞。”见到此番景象的郭耕百感交集。

  14日,北京半程马拉松开跑,在比赛中表现出色的跑者,将有机会直通今年下半年举办的北京马拉松比赛。三肖选1肖

  4月1日,北京市政府债券将登陆北京地区的银行柜台,北京市民届时可在工行、农行等银行柜台和电子渠道认购。

  为方便市民出行,满足多样化出行需求,北京公交集团将从3月26日起,调整4条快速直达专线。